相关文章

幸运飞艇微信群;今日头条与其他公司产生争

  今日头条在2018年卷入一系列漩涡:先是年初与百度和腾讯的口水战,然后是被央视曝光刊登“二跳”违规广告,后又因内容低俗被约谈和下架产品,旗下“内涵段子”更是被责令永久关停。广电总局还要求今日头条举一反三,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。

  进入5月份,今日头条又卷入新风波:一是自媒体起诉今日头条,称毫无根据诽谤作者为黑公关;一是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朋友圈与马化腾就“微信封杀,微视抄袭”展开交锋,引来媒体争相报道。

  5月8日,张一鸣在朋友圈庆祝抖音Q1苹果商店下载榜中排名全球第一,并称“微信的借口封杀、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”,腾讯CEO马化腾立即回击称,“可以理解为诽谤。”然后张一鸣回复马化腾表示,“前者不合适讨论了,后者一直在公证,我没想有口水战,刚刚没忍住发了个牢骚,被我们PR批评了。”马化腾则接着回复张一鸣,“要公证你们的太多了”。据悉,腾讯与今日头条在资讯、短视频和社交等领域正展开交锋与争斗。

  到了5月8日晚间,自媒体“国际投行研究报告”作者“凌通社”发文称,正式起诉今日头条和大头妹D诽谤,理由是“称作者为黑公关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5月11日下午,海淀法院中关村法庭将审理字节跳动对媒体的民事起诉案件;今日头条以名誉权为由,将多个个人微信号及自媒体人诉至海淀法院,同时对自媒体提出索赔,索赔金额最高达100万元。

  本次今日头条与媒体互诉,起因可追溯到年初百度和今日头条爆发的口水战。1月23日,前财经媒体人罗昌平通过个人微博发布百度旗下设有“打头办”相关文章,随后百度方面予以否认,并于2月5日对罗昌平提起诉讼。今日头条方面则从1月25日起,多次通过官方公众号发文,指百度通过搜索、软文等手段对其进行抹黑,并在1月29日表示将以“百度不正当竞争”提起诉讼。双方互有攻防,最终不了了之。

  据了解,除百度腾讯之外,新浪微博也与今日头条发生过争执:从2018年3月10日起,抖音的链接转发至新浪微博后,不会出现在个人主页和信息流,仅自己可见。微博公关总监毛涛涛在回应称,一直对各类合作持开放态度,但前提是要遵循规则。据媒体指出,“今日头条旗下微头条非法抓取微博内容,导致微博暂停了与今日头条的全部接口和其他合作,并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维权,案件还未进行最终宣判。”

  据悉,今日头条与其他公司产生争执的主要原因就在于“内容”这一块。日益壮大和野心勃勃的今日头条,已成为几乎所有想在内容领域有所动作公司的竞争对手,比如腾讯在2017年因内容版权问题,多次发起对今日头条的起诉。有分析指出,“双方为争夺优质内容打得不可开交,在短视频领域也是如此,抖音作为爆品,聚集内容和流量;微视作为后发产品,定位不明,内容吸引力不足,市场竞争占据劣势。”

  在内容这块,“微信封杀,微视抄袭”的源头其实在于流量问题。对定位于技术公司的今日头条而言,流量对短视频和新闻资讯的影响颇大,更可能进一步影响其商业变现,以及变现后的反哺内容问题。至于微视涉嫌抄袭,恐怕张一鸣已经忘记,今日头条旗下的“悟空问答”涉嫌抄袭知乎,微头条疑似Copy微博了吧!当然,这里并不是要为抄袭做辩护,只是想说,行业间“借鉴”实在太多了,最终还要落实到产品(内容和体验)对用户的吸引力。

  但正如我们上文提过的,今日头条对内容把控出了严重问题,甚至可能导致其对用户的吸引力不断下滑。针对内容问题,张一鸣做过一系列补救工作:被北京网信办约谈并且停止更新24小时之。